孟子认为人有四端是哪四端(人有四端是哪四端是什么意思)

孟子认为:人之为人,而非犬牛,在于人有四端: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

今日我想论述的生命意志,是我认为同样可被称为人之端。这就意味着,它拥有人之为人的特质,决然与许多人混淆的“兽性”区分开来。

大年初一影院里,看单衣志愿军伏卧于零下四十度的雪中,全部化为冰雕。热流冲上脑门,我听到周围的呼吸声变得沉重,我感到影院中上百人的心被一尊冰雕揪着,尽管他已失去呼吸和心跳,但他捍卫祖国的意志却依然涌出画面来,引领着七十年后的我们。

这是生命意志的力量,远超野兽的,属于人的生命之歌。生命意志,可谓大勇之端也,创造之端也,牺牲之端也。

孟子认为人有四端是哪四端(人有四端是哪四端是什么意思)

生命意志的内涵

大凡伟大史诗,总归要由强大的生命意志开头。

没有生命意志的驱动,唐玄奘只在庙里,浮士德仍在书斋,奥德修斯满足于老婆孩子热炕头,夸父得意于天生神力无人敌。

但一种强大的使命感激发了他们,不论是对未知的好奇,对人生的探寻,对功名的渴望,还是对生灵的慈悲,他们的生命意志建立起来,并爆发出去。

无论结局是建功立业,还是泽被后世,抑或闻道而死,甚至壮志未酬,我们并不会只以成败而审视他们,我们依然不自觉地被他们感动和激励,我们的生命意志在和他们共振。

这种共振显示着一种超越平凡的倾羡,和有所作为的渴望。在这里,生命意志的形象逐渐清晰起来。

在我看来,人的生命意志=天生生命力+想象力+改变现实的企图

孟子认为人有四端是哪四端(人有四端是哪四端是什么意思)

一、天生生命力

天生生命力,是自然给所有生灵的馈赠,在这点上,人与兽是共通的,毕竟大家都是生物。生物既有生的活力,又有追求生的潜力,这是自然的。

如果说人在生上有特别的地方,就在于人是社群动物。人的生命力只有在社群中才能淋漓尽致地发挥,而个体的生命力又形成了社群的生命力。结果就是,人的天生生命力,注定既要为自己和自己后裔的生而奋斗,又要为自己所处的社群的生而拼搏。

天生生命力在大多时候属于无意识下的潜能,没有求生的需要,就不会被强烈激发,因为追求生的场景并不那么频繁。猎豹以六十公里每秒的爆发力扑向猎物时,它的所有力量都为此而发,而当它饱食之后懒散休息时,生命力便跟着睡去。人由于有社会兜底,生存环境大大改善,这种求生的生命意志,就会很少爆发出来。

随着身体的老去,天生的生命力会自然地磨损,衰老的动物会自然地减少活动消耗,直至默默死去。但杰出的老人并不如此,“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这是他们的写照,也是人的生命意志与众不同之处。

二、想象力

“人类是唯一思考未来的动物。”哈佛大学心理学教授丹尼尔·吉尔伯特这样说,“人类大脑最伟大的功能就是能够想象那些超乎现实的对象和事情,这使得我们可以畅想未来。人类的大脑就是一部预测机器,展望未来是它最重要的功能。”

针对未来的想象力,使人能够在对现实做出应激反应之外,还能对脑中的世界做出应激反应。一旦想象之门大开,人们便超越了当下的求生,不再满足于饿了觅食,饱了打盹的循环,而开始有了对更好境遇的构思。这种构思,总是牵扯、刺激着生命力。

我们今日之衣食住行,哪一件不是人类几万年来不断的想象,然后将想象变成现实的呢?我们今日想当然的车船飞机,哪一个不是人类从有个想象开始?去年元宇宙的概念提出来,人类从此进入了一个无法穷尽的虚拟世界,这不都是人类想象力的结果。

三、改变现实的企图

仅有生命力和想象力,还不足以构成人的生命意志。我们时常能被宏图远景所感动,为之心潮澎湃,但如果事后我们毫无动作,那么这一切只是发生在脑中的私人影像。因此,人要有想象力启动生命力,更要最终把生命力用于改变现实,这就构成了人的现实企图。有了需要改造的现实,一往无前的生命力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刘慈欣有句年轻人们传颂的名句“失去人性,失去很多;失去兽性,失去一切”。是的,兽性可以看作自然赋予的原初力量,违背这种力量,无异于放弃生的基础。但人在基础的生之上,把生的质量抬升了无数个层级,这证明“人性”的生命意志对“兽性”的生命意志做出极大超越。

能用理性把握自己生命意志的人,可以面对旷日持久且希望渺茫的挑战,却决不退缩;可以数年如一日地艰苦奋斗,而忘记疲劳;可以选择奉献当下的、个体的生,去成就未来的、集体的生。理性给了他选择的自由,他却用理性选择了必然,而他的生命意志,为此而奏出的歌曲,我们称之为英雄史诗。

孟子认为人有四端是哪四端(人有四端是哪四端是什么意思)

生命意志的历程

从生命意志审视人生,我发现,人的生命意志总会走在一条相似的道路上。人们选择了怎样的终点,也就意味着他的生命意志在哪里止步。

一、混沌未分

一般来说,只有婴儿孩童属于混沌未分的人。他们的生命意志主要为天生的生命力,他们的行动也总是不自觉的。他们看上去似乎力量源源不绝,看到好奇的事物,便要向其飞奔,看到想要的东西而不得,便要暴跳如雷。但他们因为调动不了理性,总是不能区别出危险与否,总是无法表达自己的意图,总是先一股脑地投进去,等吃了亏才开始害怕。因而他们总让大人们在自己身后疲于奔命,总让家长们怒火中烧地埋怨:“脑子哪去了?”

回忆孩童时代,几乎所有孩童的行动范围,都比大人们广阔得多。孩童的我们,翻山溯溪,涉水探林。无论是山里捣洞的,树上做窝的,还是水里打花的,常常被我们搅得心惊胆战。泥浆满身却忘其脏,伤痕累累不知其痛,筋疲力尽却不知其累。孩童群体里最有生命力的,往往能成为头儿,即便长达以后,依然在他的圈子之中有着不一样的影响力。

我老家几个后来工作和事业上有些成绩的兄长和老哥们,从小就表现不一样,爱冒险、有冲劲、不怕苦。我自己小时候,也是相对其他孩子来说,总是每天充满了能量,四处冒险、导出闯祸,对这个世界总是充满了好奇。到后来读书和工作似乎就是童年的那种生命的劲头一直影响着我。

孩童的生命意志表达的也简单,基本是五段:有需求-发现目标-冲冲冲-需求解决-兴趣转移。如果没有强制,孩童很难在一个事物上持续专注。

孩童也有想象力,这种想象力往往是最天马行空、最五彩斑斓的,如果让孩童用画表现出来,他们往往会选用最鲜艳的色彩,描绘出最凌乱的画面。就算是让孩童阅读,孩童也往往需要把文字在脑子里想象成画面,才能产生更多的驱动力。缺乏专注,追求画面,难以将想象与现实弥合,使孩童的梦想总是飘在天上的云朵,时刻变幻,而又轻易飘散。

孟子认为人有四端是哪四端(人有四端是哪四端是什么意思)

二、打开七窍、混沌开启

当我们经过个人的成长、经验的积累,和不断的学习,我们的理性得到激活,我们可以用自己的头脑去调用自己的感官和躯体,来分析和思考世界,我们也能用头脑牵引着生命力,去应对和改造世界。

但是对于这个觉醒的理性,该如何运用得当,我们还没做好准备,这让我们总处于一种思想的混沌状态。

由于混沌时期留下的惯性,而理性又是以自我为出发点,我们还是会更倾向于因为看见而相信,并认为这种所见才能所得是摆脱幼稚的表现。走出混沌的我们往往因为放弃梦想,而比混沌中的孩童显得更短视,更机会主义,更欲壑难填。

理性的力量不够,也让我们在变化万象中无法提炼归一,因而找不到原则,也找不到志向,我们总在左思右想,总是在朝三暮四,我们的生命意志总是无法找到真正发力的地方,而是到处耗散,直至理性对自己失去了信心,选择一个自己最熟悉的领域,在里面重复做功,直到环境大变,自己才发现已经落后时代太多。

而理性的觉醒,也让我们的认知,总会和我们面对的客观现实相分离,甚至相对立。我们会在很长一段时间,感觉到外在的事物,尤其是他人、集体、社会,总是在制约着自己的设想,事情总是变化,他人总是难缠,集体总是顽固,社会总是屈才,于是理性拉着生命意志走向了反面——人不再想对外做努力,去改造、建设点什么,反而封闭自己,走向生命的自我隔离。一些人甚至自己不参与外在的事物,但却喜欢隔岸观火,在现实的破坏中找到乐趣。在这个时候,生命意志实际上被压抑和扭曲了,它失去了改造世界的企图,甚至也不在乎改善社群和自己的生。

大众中最幸运的一群人,是虽然自己还没有立志,在半知半觉或者不知不觉中被他人的伟大志向所感召牵引,自己的生命意志被外在的伟大生命意意志所激发和牵引而走向伟大的道路上。在这点上,我非常感激我在华为的经历。我入职华为的时候,正是外资全力进入中国,我们国家各行各业都被外资垄断的时候,华为实业救国使命感鼓舞者很多如我一样的年轻人毅然加入华为。在这种使命鼓舞下,他们背井离乡、抛家弃子奔赴世界非常落后的国家,甚至在战火之中,在流行病肆虐的地方工作。

没有亲身经历的人们,是不知道早期华为海外拓展是有多艰苦的。最早到南非拓展的邓彪被带枪的歹徒打晕,牙齿被砸掉;从巴格达撤离的方星海在回约旦的路上被绑架。当年在大西洋海滩上,跟我一起在海边散步的兄弟卢行刚被四个本地黑人用匕首挟持,这些事故不胜枚举。

2003年我偷渡去塞内加尔做拓展,那时候,西非几个国家是空白市场,华为领导们很有远见,认为那些国家没有竞争,西方厂家并非寸土必争,反而是华为的机会。那时候两国还没有外交关系,我从毛里塔尼亚租了一台车,从毛里塔尼亚的首都开车到边境线,然后通过本地人,在夜色之中过了两国之间的一条河流。为了躲避可能的警察查询,只能安排车辆在夜色之中开车到达喀尔,再通过关系拿到签证,解决了非法入境的问题。其实多年以后回想,只要有一个环节出问题,或许我的生命早就在非洲土地上消。

后来,和兄弟们再去拓展冈比亚几内亚比绍、弗得角、马里,那些地方艰苦就更不用提。为了拓展市场,后来又为了交付好产品,不仅仅我自己要去偷渡,甚至我们很多干部和员工,都只能用假的签证给他们壮胆,带着他们在边境线上频繁的偷渡。

塞内加尔北部有个叫做拓佐的地方,没有实现真正统一,经常会有叛军抢劫甚至枪击。华为建设了整个国家通信网络,要穿越这个叛军的地方。有一次,我和中国大使,还有医疗队队长一起去检查和支持华为公司交付情况,叛军的冲锋枪疯狂的扫射在我们车上,生死只在一念之间,车身上满是弹孔。

如果不是在华为,如果不是被任正非先生的强大生命意志所牵引,被华为文化所鼓舞,哪一个人又会如此冲破重重的困难,甚至死亡的威胁?任正非打造华为的远大志向,通过高层传递给干部,再通过干部层层传递到每个员工。这种伟大志向,让我们在条件最恶劣的异国他乡,也能热血沸腾地拼搏,在最强大的对手面前,也要拼搏至无悔。

许多华为人在离开华为之后,总会度过一段难熬的时光。以前大家被任总的生命意志牵引着指哪打哪,现在这个生命意志不在了,我们如何主宰自己的生命意志?我看到一些朋友曾经在华为时,泰山崩于前都能不色变,但出了华为,碰了几次壁后,就开始自我怀疑和消沉。一些朋友在华为时从不计较得失,甘愿奉献,出来后却逐渐变得过分功利和机会主义。职场不顺,就畏手畏脚,甚至骂华为是象牙塔,欺骗了他们;投资失败,便再也不敢买股票,后悔自己当初把华为的股票给卖掉了;创业挫折,就觉得是华为耽误了自己,让自己不接地气。

有些华为兄弟们对自己非常自负,认为自己有才华,相信自己能够在外面有一番天地。然而真正经历一些挫折,就变成了打霜的茄子,因为他们的生命意志并没有激发出来,他们在华为的那些惊天动地,只是在任老板生命意志感召下而暂时的表现而已。

但我们华为人仍然是幸运的,我们看到过伟大生命意志的力量,我们看到过一个志向所能带来的改变,我们清楚当用生命意志克服万难后自己的升华。我们需要的是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志向。

要立志,必须恪守几个基本原则:

1、跳出自我中心,走向利他、·利社会。

2、聚焦一点,针尖上出须弥山

3、坚持积累、打磨。

4、饱和攻击,将生命力全部投入其中

5、要百折不挠,永不言败。

6、抓住关键点,用创新带来质变。

孟子认为人有四端是哪四端(人有四端是哪四端是什么意思)

三、立志三界,走出混沌

立志之后的个体走上的道路,正如王国维所说的“人生三境界”。

第一重是“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昨夜西风凋碧树,环境不佳,心境萧瑟。说明立志带给自己截然不同的历程。如果我们缩在自己的舒适圈内,做重复而安全的事情,我们不可能有这样的感受。正因为立下宏大志向,要跳出自己的舒适圈,独上高楼,眺望远方的梦想,面对未知的现实,要承受暂时的孤独和挫折,第一境界的人才会突然感到不适。

已经成型多年的惯性、自我中心的思维圈、对舒适和安全的渴求、合群从众的心理、对未知的恐惧,一起向着自己的生命意志发起攻击。由于知识和经验的不足,现实中的挫折也会纷沓而至。这是最难熬的时刻。

列宁说:“真正伟大的革命是从旧事物同改造旧事物的意向和追求新事物(要新得连一丁点旧事物也没有)的抽象愿望这种矛盾中产生的。这种革命来得愈猛,许多这样的矛盾就会存在愈久。”这是无中生有的创举,自然要不断地克服旧而憧憬新,自然会是一个低谷期。

但是志向的光辉却也给内心些许安慰和温暖。它激发了想象力,使人看到了远大的未来图景;它点燃了激情,让人有动力去反复冲锋,只为这个世界变得更好一些。在志向对生命意志的反复调用中,图景越来越清晰,经验越来越丰富,道路越来越自信。这时,第一境界的人终于克服了旧的惯性,磨练了对志向的坚定信念。他驻足高处,不再会为暂时的烟雾而迷茫,不再会为一时的得失而摇摆。他的生命意志听凭志向的调遣,矢志不渝。

这类人群,在我周围的朋友们中有很多。在我曾经华为的很多同事,离开华为在其他公司的很多高层干部,或者是创业公司的朋友们,他们大多经历过这个意志逐渐清晰的过程。

曾经在网上有个很流行的帖子《那个吃鸡的少年退休了》发生在尼日尔,那也是我最早去拓展华为市场的国家。很多员工到海外,也有过抱怨、犹豫,甚至辞职等,然而像追鸡少年梁挺一样,很多华为的员工,当他们因为在文化感召或者是自己选择华为的初心越来越清晰的时候,他们就不再犹豫、不再摇摆,就会忘我投入到工作之中。

第二重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志向清晰而坚定,但现实还远未改变,这是第二重境界的人面临的新修行。

在长期追逐志向的道路上,还有无数可想象或意想不到的挑战,使通向光明的前途间尽是九曲盘山路。第二重境界的人还欠缺经验和智慧,还摸不到创新地解决问题的门道,他就只能激发着生命意志,聚焦、饱和、持续性地直冲挑战。这是笨办法,但也是这个阶段的唯一办法。

这是一场残酷持久的拉锯战,人的生命意志可能要大受磨练,人的生命力可能要大大消耗,人不可避免地要憔悴下来。

那可能会有读者问:这样的行为,使自己的生命力都消磨了,使自己的身体都消瘦了,岂不是逆天而行,岂不是违背了生,违背了自然的道?

这就要有小年不及大年,小生不及大生。当一个人的志向已经跳出自己的生,而要为一群人的生,一个社会的生而奋斗时,他所要追求的生,就是大的生。他的生融入到千万人的生中,并为此而源源不断地调动自己的潜力,为这千万人的生而九死不悔,那他同样也融入了千万人的大道。

在这个大道之中,他这个个体还不能完全顺应,因而会暂时性地憔悴。他需要一方面积累经验,磨练能力;另一方面团结一切可团结力量,打造集体性的生命意志,共铸大道。

这是长年累月的量变,是静待质变惊雷的闷热午后。

2010年我被公司派驻到东非,负责那里的业务。在这区域华为一直没有建立领先优势,特别在埃塞俄比亚这个地区最大国家,成为竞争对手封闭市场。一批一批干部派过去,都没有把市场拓展开,市场竞争激烈程度,可以用“上甘岭”来形容。

开始去之前,我也有过犹豫,也有过兴奋。犹豫甚至害怕,首先担心自己不能够完成公司交给的任务,还有就是各种关于竞争对手甚至动用黑社会等其他力量把华为干部搞出去甚至在身体上搞废的版本。兴奋就是,自己的市场销售多年的经历之中,几乎没有败绩,相信自己能够打赢,更渴望自己创造一个奇迹。

这这个国家两年半中,因为高原环境恶劣,竞争激烈,工作压力大,我的战友周JJ长期吃去痛片和养胃药,核心骨干阿勇,数次到医院手术,疟疾经常将我们的团队击到,中国医疗队长期是被疟疾干趴下的兄弟们在吊水。差不多那两年,我每天下午四点要吃去痛片,才能对付那个时间段来的头痛,还有就是去医院吊水,对抗疟疾等等。

为了尽快将工作打开局面,我差不多每天在五点起床,把一天的工作安排好,五点半去见客户(莫斯林世界,这个点很多人们开始起床祈祷,也正是谈事情的好时期)。开始公司给我安排的司机,因为工作强度太大,坚持不下去,只能配两个司机。晚上我要在十二点左右见完关键客户,回到办公室组织兄弟们开会,讨论这一天的收获。也是在那个时候,我真在将孙子兵法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的真谛掌握了。

几百亿一个项目,竞争是窒息的、你死我活的。如果不是我个人生命意志真正被激发,不是组织强大的意志所鼓舞和温暖,团队成员很多两年不离开岗位,差不多没有人提出过辞职或者调岗,这些都是不可能的。

两年的坚持,华为在这个区域完成了公司给出的任务,甚至掌握了主动权,成为市场份额第一厂家,大大超越其他厂家。

当然,我也看到一些企业人、企业家,还常常在极度焦虑和紧张中。这种紧张让他们无法静下心来看清楚外部环境,认清楚真实的自我,因此无法做出真正战略性决策。自己也因此常常在仓皇忙碌之中,更无法让身边人们、高管和组织安下心来。

生命意志一旦激发,便会有着惊人的力量,我身边的很多华为兄弟,正是如此。

我的知己万诤在华为工作十六年,为了照顾年迈的父母,从华为EBG高层离职,回到四川成都。开始创业两次创业都以没有结尾而告终,这些并没有让他沮丧、沉沦,反而促使他冷静下来分析,认识到职业经理人和创业认知模型差异巨大,思维模式甚至完全不同;认识到创业需要人才、资源,需要对市场深入洞察;认知到创业不是为了博取功名,而是生命的修行,是科学实践之旅。明白了这些,他停下匆匆忙忙的创业,先后到韵达、360等知名公司做高层,不断的找机会跟各路创业大咖学习。这样又过了两年,他明白了创业底层逻辑,找到了志同道合的伙伴们,抓住了市场的机会。他于2019年6月18日和伙伴们成立了的公司,虽经历两年疫情,公司2021年收入10多个亿并且实现了盈利,建立了一支强大队伍,有了清晰的战略方向。

任总当年开大会就常讲自己的焦虑和恐慌,讲自己每天凌晨醒来,泪流满面,不知道未来在哪里,到哪里找钱给大家发工资。这一切任总当时没有讲出来,他用生命意志克制了自己,他知道这些讲出来会带来组织的混乱也有客户的担心。但他经历了抑郁症皮肤癌等各种因为压力带来的疾病。这就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甚至差不多将生命都奉献在这个事业上了。

第三重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我称这种境界为“至诚如神”。达到这个境界的人,如有神助般地克服万难,成就自己的志向。

但我也要强调:没有履心成地,哪来至诚如神?

科学界总是津津乐道于化学家凯库勒的故事:真是个幸运儿啊!他在打盹的时候,梦中跳出一只咬着自己尾巴的蛇来。他受着这条蛇的启发,就发现了苯环的结构!

企业界也总是艳羡称道着稻盛和夫的成功:真是个幸运儿啊!他在最山穷水尽的时候,研究出新型材料,拯救了整个企业!

但是大家要看到,似乎是偶然的灵感帮助,似乎是上天的无意垂青,背后却都是生命意志长年累月的迸发,是难以忍受的血泪和孤独。

在蛇的梦启发凯库勒之前,他已经做了四年的苯结构研究。在这期间,他遭遇了妻子的难产早逝,和慢性气管炎的长期折磨。但他仍然把全部生命投入到研究之中。

在幸运垂青稻盛和夫之前,他是一个似乎入错行的青年。所在的企业行将就木,一起入职的年轻人们纷纷另谋高就。只有他下定决心放手一搏,把铺盖搬到实验室,几个月废寝忘食地工作。

质变的背后,永远是长期量变的积累。

只有这样的积累,第三境界的人才能拥有底气。他已经把能力打磨至极,他已经胸怀最丰富的经验,他已经把一个领域探索得七七八八。他可以自信地说,在这个道路上,如果自己做不到,那就没人能做到。

只有这样的积累,第三境界的人才能真正超群。他不需要再呆在众声喧哗,烟花璀璨的地方,他的意志不再受杂音的搅扰。他忘却荣辱,摆脱纷争,他只需要生命力通过针般的管道,注射在他的目标上。他走到了灯火阑珊处,他走到了山穷水尽处,慕然回首间,发现成功就在遗忘的角落等着他。

孟子认为人有四端是哪四端(人有四端是哪四端是什么意思)

我一直感到我是幸运的。

我天资平凡,但在年轻时加入一个好的组织,接受它的历炼,见证它的成功。对任总的很多思想,心有戚戚;对华为那些成就,我心向往之。我的生命意志在华为走向了正道。

貌似我冲冠一怒离开华为,实际是我生命意志在不断觉醒,我需要离开舒适区、需要重新回到恶劣的环境之中,重新在困难、挫折与挑战中去成长,去寻找生命新的意义、去在自己的生命之山上攀登。

在新的实践中反反复复,寻寻觅觅;在探索之中曲曲折折,弯弯绕绕,我们才会有幸逐渐认识自己,实现生命的成长。期待每个人开始探索属于自己的志向,激发自己生命意志,以明确的志向引领它,聚焦聚焦再聚焦、饱和饱和再饱和、坚持坚持再坚持。

把酒酹滔滔,心潮逐浪高!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sum.com/175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