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人镇不住麒麟纹身(什么人镇不住麒麟符合这些条件的人千万不要佩戴)

什么人镇不住麒麟纹身(什么人镇不住麒麟符合这些条件的人千万不要佩戴)

图片来自网络

抗战全面爆发后,川军誓师出川,虽然迭经大战,但由于武器落后、训练不完善,战斗力不强等原因,川军始终没有被委以重任,只能被拆散安置在各个战场上起配合、辅助作用。也因此,川军被装备精良的中央军轻视,称之为“草鞋兵”。

可是这一切都在武汉会战麒麟峰血战之后得到了根本性地改变。即便那些出身黄埔的中央军将领们虽然在内心深处仍然对川军抱有成见,但也不得不说-“草鞋兵不可小觑”!

抗战全面爆发后,中国军队在经历了徐州会战淞沪会战两次大战之后,已经找到了对付日军的两种战法:

第一种战法

利用日军不敢远离交通线作战的这个软肋,节节后退、节节抗击,尽量拉长日军的后勤补给线,然后再出奇兵攻击日军后方。这个战法使得日军每逢出战,都需要留下相当多的部队防守漫长的补给线,这就造成一线部队的攻击力不足。

就以武汉会战的黄梅之战为例,日军主力第6师团2万余人竟然有接近一半的兵力用于保护后方的补给线和兵站,这就使得第6师团在一线用来攻击中国军队的兵力严重不足,战事迟迟得不到进展。逼得日酋冈村宁次只得改变战法,放弃陆上补给线,改由水路补给。

第二种战法

“拊其背,击其腰,攻击日军的侧翼。”用一句通俗的话来说,就是主力部队尽量避免在正面与日军硬碰硬,而是跳出外线,集中力量朝着日军的腰眼一个劲地猛打。

在抗战中,这两种战法的结合使用可谓是无往而不利,已经成为了中国军队与日军作战的基本战法,就连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发明的“天炉战法”也是本于此。

什么人镇不住麒麟纹身(什么人镇不住麒麟符合这些条件的人千万不要佩戴)

图片来自网络

武汉会战爆发后,日军兵分两路向武汉杀来。北线由日军第2军负责,南线则由第11军负责。

日军第11军司令官冈村宁次把11军的攻击路线分为了南北两路:

南路:进攻方向是南浔线(南昌九江);北路:进攻方向是瑞武路(瑞昌武宁)。

对于冈村宁次的分兵来攻,中国军队第九战区也兵分两路御敌,第1兵团薛岳部负责对付南浔线之敌,第2兵团张发奎部负责对付瑞武路之敌。

战事一开,战局的发展就大出冈村宁次所料,在薛岳第1兵团的顽强抵抗下,日军在南浔线的进展异常缓慢,已经延误了和第2军合兵会攻武汉的时间。为此,冈村宁次改变战法,决定不以南浔线为主攻方向,仅留下第101师团和106师团牵制该地的中国军队,主力第9师团则向北调,配合北线的第27师团和波田旅团攻击瑞武路方向。

就在冈村宁次绞尽脑汁的时候,中国军队的各路将领也在苦思破敌之策。在中国军队的将领们看来,南浔线之敌已经陷入了薛岳第1兵团的围困之中,在短时间内注定是毫无作为的。因此,北线的日军才是中国军队下一步作战的重点方向。可北线日军分三路来攻,究竟该先打哪一路呢?

通过地图显示,北路的三股日军中,波田旅团的位置靠北,其右翼紧邻长江,左翼和第9师团毗邻,不太好下手;第9师团在中路,右翼是波田旅团,左翼是第27师团,也不太好下手;只有南路的第27师团由于执行冈村宁次的大迂回战术,已经与第9师团拉开了距离,位置正好处于第1兵团和第2兵团的结合部。

这个位置看似是第27师团插入了中国军队两个兵团的结合部,但它的两翼也恰好进入了两个兵团都可以攻击的范围,正好符合“拊其背,击其腰,攻击日军的侧翼”这个基本战法。因此,第九战区决定,在瑞武路进行局部反攻,反攻的目标就是日军第27师团。

反攻的命令一下,整个武汉会战南线的战局为之一变,战役的焦点由南浔线转移到了瑞武路,而瑞武路作战的焦点就集中在了白水街和麒麟峰的争夺战上。

白水街和麒麟峰之所以重要,关键在于它的地理位置。此地位于瑞武路东侧,是通往瑞武路西端武宁的交通要隘,一旦此地失守,日军则可以沿着瑞武路向西威逼武宁,断了第2兵团的后路;如果向东,则可以威胁第1兵团的后路德安。如果真的出现这种局面,在两个兵团的后路都遭到严重威胁的局面下,第九战区两个兵团的防线势必会全线动摇,战局的发展将会不堪设想。

而对于九战区即将要发起的反攻来说,也只有占据白水街和麒麟峰这个要隘险地,才可以出兵直接攻击27师团的腰部,不然就只能和日军第27师团打一场正面硬碰硬的狠仗了,这不划算。

为此,白水街和麒麟峰就成为了日军必攻、第九战区必守的要害之地。

在关键时刻,这个要害之地的防守任务就交到了川军第30集团军王陵基部手上了。

什么人镇不住麒麟纹身(什么人镇不住麒麟符合这些条件的人千万不要佩戴)

图片来自网络

即便在被视为弱旅的川军中,王陵基第30集团军的战斗力也得往后排。抗战爆发后,川军的主力都在第一时间出川了,仍然留在川中的仅是一些保安团等二、三流的队伍。

王陵基组建起来的第30集团军虽然有2个军4个师的编制,但都是由保安团构成,既没有经过系统的军事训练,又没有作战的经验,战斗力是很弱的。

而且,由于王陵基在四川的名声不佳,他在组建第30集团军的时候,有一些有能力的军官都不肯到30集团军任职,这就使得第30集团军在临上前线之时,仍然有大量的军官没有配备到位,这就更加影响到了30集团军的战斗力。

本来王陵基认为,只要是自己率部出川后,就可以接受一段时间的集中整训,部队的战斗力就可以得到提高。可没想到,他率部刚出川,就被编入了第九战区张发奎的第2兵团,随即就被派到了赣北参加武汉会战。

战场上是没有任何侥幸的。以一支未经严格训练的新编军队与凶悍的日军作战,结果可想而知。第30集团军的先头部队新编第13师在瑞昌东南的鲤鱼山阵地接防中央军第21师李仙洲部三天后,就在日军飞机大炮的狂轰滥炸之下丢失了阵地。瑞昌失守。

瑞昌失守,令刚到瑞武路接替张发奎指挥的第1兵团司令薛岳感受到了压力。一旦川军守不住白水街和麒麟峰,不仅九战区精心准备的反攻计划将化为泡影,连带着两个兵团的后方都要受到日军的严重威胁,这可是关系到武汉会战胜败的关键。于是,薛岳下令,急调第18军黄维部快速增援白水街和麒麟峰一线。至于在18军赶到之前,第30集团军能否守住麒麟峰,说实话,薛岳心中是一点底气也没有的。

可又能怎么办呢?各条战线都在苦战、恶战,自己手中仅有第30集团军这么一支能够动用的部队了,不用他们还能用谁呢?

瑞昌的快速丢失,让王陵基在蒋介石陈诚面前丢尽了颜面。虽然他们都知道,瑞昌的丢失不都是新编13师的错。以一支新编成的、没有经过严格训练的轻装步兵师来应战有飞机大炮助战的日军精锐部队是很困难的。况且,新编13师驻防的鲤鱼山阵地是沙砾地带,根本就挖不出坚固的阵地。可即便是这样,新编13师仍然阻挡了日军3天,是尽了力的。

可战争就是战争,并不能因为部队有困难就可以不坚决执行命令。因此,在瑞昌失守之后,王陵基遭到了蒋介石的严厉斥责。而王陵基呢,则把怒火又转嫁给了刘若弼,并下了严令:若守不住麒麟峰,军法从事。

即便没有王陵基的严令,麒麟峰也是必须要守住的!可究竟该如何守呢?

什么人镇不住麒麟纹身(什么人镇不住麒麟符合这些条件的人千万不要佩戴)

图片来自网络

麒麟峰虽然是要隘,但是此处的山地却并不高大,大多数都在百公尺左右,但有利之处在于,该处山地都是石岩构成,其坚固性远胜鲤鱼山的沙砾岩。只要在日军发动炮火攻击的时候,川军士兵利用石岩的死角躲避就可以减少伤亡。对于日军的战法,刘若弼师长经历了鲤鱼山一战后也算了解得不少,其步兵的攻击战法也仅是先炮轰,然后步兵大队冲击而已。对付这种战法,其实并不难。

如何进行山地防御战,川军还是有一些心得的。在刘若弼师长看来,平地作战、守城战,川军不行,但不代表着山地防御战也不行。日军如果仍然抱着川军不善战的心理来进攻,那么,自己就要在麒麟峰下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

既然心思已定,刘若弼就开始排兵布阵。他发现,麒麟峰左右两翼的山地陡峭,不适于攀爬,日军肯定不会选择这两个方向作为主攻方向。因此,他就把王陵基增援的新编14师的一个旅放在了左右两翼;麒麟峰北面坡度较缓,地势开阔,适合大规模展开兵力,日军来攻,主攻方向必定选在北部。因此,他决定亲率新编13师主力防守。

1938年9月25日,麒麟峰之战打响。日军27师团宫崎联队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连续向麒麟峰发起了5次进攻,可都被击退,伤亡惨重。川军新编13师的将士们早就没有了在鲤鱼山之战时的被动,应付日军的攻击异常从容。每逢日军轰炸,则躲在岩石后面,待到日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的时候再冲上阵地,用机枪和步枪消灭敌人;待到日军冲到离阵地40~50米处的时候,一顿手榴弹就密如飞蝗般地飞去;若是日军攻上阵地,那就更没什么好说的,一顿刺刀把他们赶下去就是了。

轰炸、冲锋,被打下去;再轰炸,再冲锋,再被打下去,双方在麒麟峰阵地上反复厮杀了两天,仍然没有分出胜负。刘若弼也不急,因为他已经得到确切情报,中央军第18军正在增援的路上,只要自己顶住3天的时间就行。

战局虽然焦灼不下,但有两个问题却令刘若弼师长感到了不安。

一是,师指挥部与一线部队的联系断了。日军的炮火把新编13师的电话线全部炸断,派出的通讯兵也全部阵亡,刘若弼判断一线部队是否仍在继续战斗仅能依靠自己的战场经验。只要是听到阵地上有枪炮声,就意味着阵地仍在川军手中;听到手榴弹爆炸声,就意味着日军离阵地的距离不会超过40~50米;听不到手榴弹的爆炸声就意味着双方在进行白刃战。每当听不到声音的时候,就是刘若弼师长最担忧的时候。可当他听到日军的大炮再次开始轰击的时候,心里反而放松了,这就意味着阵地仍然在自己部队手中。

二是,经过了两天的血战,部队伤亡巨大,虽然自己屡次请求援兵,可王陵基却无兵可派,仅是督促自己要死守。后来见刘若弼师长逼得太紧,王陵基实在是没有办法,只得把指挥权交给了参谋长张志和。张志和也不含糊,他下令集中了30集团军总部所有能够集中起来的警卫部队派到了麒麟峰一线,才协助刘若弼守住了阵地。

9月27日下午,日军宫崎联队联队长宫崎富雄在27师团长本间雅晴严厉地斥责下使出了最后的进攻手段,即在日军进攻部队与川军将士进行白刃战的时候下令开炮,这就意味着无论川军还是日军都会被炮火打死。宫崎富雄就是靠着这种手段在9月27日下午占领了麒麟峰。

麒麟峰虽然丢失,但战事却并没有结束。就在新13师刚退下麒麟峰不久,黄维第18军赶到。在得知了新编13师在麒麟峰痛击日军宫崎联队的壮举后,黄维并没有对新编13师丢失麒麟峰有任何不满,反而敬佩有加:“草鞋军不可小觑”。

什么人镇不住麒麟纹身(什么人镇不住麒麟符合这些条件的人千万不要佩戴)

黄维 图片来自网络

鉴于麒麟峰在此次战役中的重要性,薛岳下令,趁着日军刚刚占据麒麟峰,立足未稳之际,立即组织部队进行反攻。

9月27日夜,第18军和新编13师利用夜色的掩护,对麒麟峰的日军发起反攻。28日拂晓,胜利收复麒麟峰,日军宫崎联队仓皇逃遁。

麒麟峰防御战的成功,为第九战区反攻日军第27师团创造了良机。而冈村宁次却并没有发觉27师团所面临的困境,仍然下令27师团继续执行攻占麒麟峰的任务,可却遭到了27师团师团长本间雅晴的拒绝。这充分的说明,此时的日军第27师团已经自身难保了。

冈村宁次在本间雅晴的不断申辩下终于明白了第27师团的处境,但他却并没有派兵去救援27师团,而是利用第九战区第1兵团的军队被抽调去围攻第27师团之际,以27师团为诱饵吸引九战区主力,暗中派出第106师团从南浔线的西北方向进行大范围的迂回,直插南浔线与瑞武路之间,然后占据德安,从后方威胁正在德星路上与第101师团苦战的九战区军队。

如果让冈村宁次的计谋得逞,确实会对九战区带来极大的损失。

可是,冈村宁次的计谋被薛岳识破。在重创了日军第27师团后,九战区部队快速南下,在万家岭地区将日军第106师团合围后予以歼灭,史称“万家岭大捷”。

什么人镇不住麒麟纹身(什么人镇不住麒麟符合这些条件的人千万不要佩戴)

图片来自网络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sum.com/213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