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边陲小县令笔趣(明末边陲小县令顶点小说)

明末边陲小县令笔趣(明末边陲小县令顶点小说)

“韩大人不用忙活了。”周县令看着韩度转身就跑的样子,心里乐开了花,以往积累在心里面的恶气,一下子出了个干干净净。

韩度闻言停下了脚步,艰难的转身,心里一个不好的预感。

“韩大人这是想要给皇上上书报喜?这就不用麻烦大人了,昨天本官已经连夜写好奏折,连夜就安排人到城门口等着,只要城门一开就入宫递上去,恐怕现在已经到了皇上的面前了。”

县令越说越说来劲,看着韩度的脸色变得越难看,他就是越痛快。叫你上次敢坑老夫,老夫这次也让你长长记性。

其他几人听到周县令这话都惊呆了,似乎是不敢置信他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要知道修建道路这事,是太子直接下令由韩度主持的,虽然他们几人的品级都比韩度高,但是也不能像周县令这样喧宾夺主的。他们几人说白了,就是来帮衬一把韩度,留下一个善缘,往后好相见罢了。

但是周县令提前赶在韩度的面前上书皇上的行为,却是要把韩度往死里得罪啊,但凡彼此之间的仇怨小一些,也不至于会作出这样的事情来。

其他几人相互对视一眼,纷纷低头沉默不言。

韩度要气疯了,指着周县令厉声问道:“你为何要如此?”

周县令越过韩度提前将道路修建完成的消息报给皇上,对他有好处吗?一点没有。

修建道路是韩度主持的,论头功无论如何也落不到周县令头上,他最多也就是有个辅助的功绩。

但是他提前禀报皇上的行为,却让韩度的功劳大大缩水。

毕竟皇帝第一次从韩度这里得到修建完成的消息和第二次从韩度这里得到,效果可是完全不一样的。

周县令此举简直就是把韩度的功劳给抹去了一大半,妥妥的损人不利己。

韩度虽然从不和谁抢功,甚至有时还会将功劳分润给下面的人,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对于功劳就完全不在意。他心中有杆秤,‘别人的功劳再多自己也不稀罕,但是我自己的就是自己的’,我可以主动分下去的才是你们的,但是你们不能够问我要。

更别说像周县令这样,背着他一把将桃子给摘下来也不吃,直接摔在他面前的。

韩度的人品还没有好到圣母的地步,“自己辛辛苦苦作出来的成绩,被别人轻易而举的摘桃子,然后指着自己的鼻子骂傻子,自己还要笑呵呵的说不在意?”他可做不到这样。

“本官身为知县,只有向皇上上奏的权力,如何做不得?”周县令双手抱拳,高举着朝皇宫方向拱手。理由正当,而且完全符合朝廷的规矩,一丝纰漏都都没有。

韩度脸色难看无比,怎么不知道周县令在和他打太极,“你少来这套。我问你,你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样对你有什么好处?”

“韩大人,本官要提醒你,我等为官自当一心为民,岂能够有半点私心,张口闭口好处,真是羞与你为伍。”反过来把韩度教训一番,周县令说完袖袍一甩,转身就走,再也不理会背后气的跳脚的韩度。

“老匹夫,你……”

韩度不甘心的上前,将周县令拉住,“你何至于此,有什么误会咱们商量一下不就行了吗?”

周县令戏谑的看着韩度眼睛,“韩大人买石炭矿的时候,可和本官商量了?”

“你……”韩度哑口无言。买石炭矿的事情,的确是他做的不够地道,但是那也是没办法啊,谁叫他穷呢?如果告诉周县令他买的石炭矿,就他那点钱,恐怕连个边角都买不下来。

再说了,那石炭矿也是皇上和太子拿走了大头不是?你没本事找皇上太子,就偏偏来找我?是不是看本官好欺负?

“你做的这么绝,难道就不怕本官到时候连口汤都不给你留?一个你县里的百姓都不要?”韩度气的咬牙切齿,出言威胁。

“那本官就多谢韩大人了,”周县令笑容满面,朝着韩度就是一拜,“大人最好是能够把石炭矿一起搬走才好。”

惊呆了,韩度被周县令的话给惊呆了。

这是占着石炭矿在他辖区的便宜,准备吃定他韩度了吗?

“我从未见过你这般无耻之人。”韩度瞪大了眼睛,恶狠狠的说道。

“哈哈哈,彼此彼此。”周县令越是被韩度骂的越狠,心里反而越是快意无比,有报了一箭之仇的痛快。

奉天殿。

近日没有朝会,所以老朱一来就直接坐到龙椅上,开始批阅奏折。

朝会是也是要分时间的,唐宋之时一般五日一朝,或者是十日一朝,甚至是一月一朝的时候也有。

到了老朱这里,就比较特殊,是分三六九朝会。

当然,也有那种每日朝会的。比如说崇祯,立志做中兴之主的他,就是每日朝会。结果充分的向世人证明了,国家的兴盛与衰亡其实和皇帝的勤奋程度没有啥关系。

韩度就是最讨厌参加朝会的,每次都是半夜就要起床,迷迷糊糊的就要朝着午门赶,他家又是在外城,就光是走这一路就让他痛苦无比,更别说还夺走了他最爱的瞌睡。

以前还是景云妹子服侍他起床,现在这份苦差事就落到了清涟头上。

老朱还是像往常一样,喝下一杯参茶提提神,先把急奏的折子拿过来看。

第一本,就是句容县上奏的道路修建完工的奏折。

老朱看到句容县令说道路已经修建完工的时候,面沉如水,心里不怎么相信,反而是认为这县令是不是在欺瞒于他。

在老朱想来,即便是水泥再怎么神奇,想要修好这条道路,怎么也要一月以上的时间才行。

韩度这才用了几天?从韩度上次到自己这里开始算起,这才十天不到吧?

可是老朱随着继续看下去,却开始不得不相信这条路已经修建完工。

尤其是看到一句“……秩序井然,如蚁而动……”的时候,惊讶的从龙椅上站起来。

不停的念叨,“秩序井然,如蚁而动……秩序井然,如蚁而动……”,老朱很难想象韩度究竟有什么本事,让这两万民夫秩序井然的,又是用什么办法让他们能够如蚁而动的。

“毛骧!”

毛骧正好跨过奉天殿的大门,恰好听到皇上在叫他。

“臣在。”连忙应声,一路小跑到皇上面前拜下。

同时心里庆幸不已,自己往日来的都比较早,一般都是在皇上来奉天殿之前一会儿,就已经到了。今天是家里有些私事耽搁了一下,原本以为无妨,没想到‘怕什么来什么。’往日几天都不找他一次的皇上,今天却破天荒的这么早就有事找他。

“朕问你,韩度那小子的路真的修完了吗?”老朱双眼看着毛骧。

呼,听到皇上的问题,毛骧心里松了一口气。今天在进宫的路上,他已经从手下的人那里得到了确切的消息。

毛骧抬头看着皇上禀报,“臣刚刚得到消息,三十里道路已经全部完工。”

得到确切的消息,老朱都是一阵精神恍惚,喃喃自语:“这才多久?不到十天而已,他居然真的就修了三十里路……”

“回皇上,臣有确切消息,从民夫召集完成算起,韩度只用了三天便将道路修完。”毛骧如实禀报。

三天修完三十里?

如果说十天修完三十里对于老朱来说匪夷所思的话,那三天修完就更加是天方夜谭。

“备驾,朕要出宫。”

“是”老太监赶紧下去安排。

虽然皇上没有说要出宫去哪里,但是看这情形,去哪里还不是一目了然?

老太监脚步不停的往外走,心里却不由地感叹,韩度这小子还真是个能人啊。陛下两次出宫,竟然都是因为他一人。

老朱的御驾到达东城门的时候,这里已经围满了看稀奇的百姓。

陡然之间出现这么一条道路,由不得百姓对其指指点点。

只是老朱的御驾到来,护卫的士兵轻易的便将百姓分开到道路两旁,跪拜皇上的声音此起彼伏。

老朱端坐在御驾上,朝外望去,满眼都被一抹笔直的灰白色所充斥。

通过奏折上的文字了解是一回事,老朱亲眼所见又是另外一回事。

此时此刻,这条大路带给老朱的震撼,非笔墨足以形容。

只见三丈宽的灰白道路,如同一支利剑一般,笔直的插向远方。

以前韩度向老朱说过,“说在关外修建一条水泥道路,便是一把插入草原的尖刀。”直到此时,老朱才更加深切的明白了韩度的意思。

“臣等拜见皇上。”

正当老朱在看着远处的道路失神的时候,一声齐齐的呼和,将他的目光给吸引了回来。

“汤和、保儿,你们来啦。”

“皇上龙体金安,臣今日无事,便在这城里走走,听闻有人转眼之间就修了一条道路,心里好奇便过来瞧瞧。没想到半路还遇到了曹国公,便一道来了。”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sum.com/188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