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我最近的干洗店有几个(离我最近的干洗店干洗怎么干洗)

(三)

总不能每晚都去干洗店吧!即便心里有所期待,也不能在行动上表现的过于明显。每天晚饭之后,我又不知道该到什么地方消磨大块的时间。街道总是单调的厉害,报刊亭里就那么一些书报杂志,凡是我感兴趣的不是已经买到,就是大致浏览过了。我成了那里的常客,我的长时间阅读,老板一点都不介意,而且还表现出欢迎的热情。好像我的长期存在,会多少提升他们门前的人气。

不论怎么看,他都不像一个依靠卖书报生存的人。他总是显得沉静,显得神秘,不多说一句话。偶尔会丢出一两句来,但只要一开口,就较为深奥一语中的,显然是经过长时间酝酿与打磨而说出来的。

很明显,他是一个有故事的人。我很想打开他的心扉,和他很好地交谈交谈,但不知为什么,这个想法在自己刚萌芽就被抹杀掉了,我不必那样唐突,也不必做那样的好奇之人,我下来是工作的,不是找素材构思文学创作的。

连续两个晚上,我没有前往干洗店。当然我必须要在大街上走走,有事情需要思考了就沉思着前行,没有什么事情了就轻装上阵,慢悠悠地走着,好像在生活的边缘尽情地徜徉。当我在马路对面向着干洗店看着的时候,我发现店内空荡荡的,我想她一定在工作,或者在忙于作画。我冒昧的前往,而且频繁的前往,一定会让她反感的。我经过干洗店的时候,就会不自觉将目光投进去,看看里面熟悉的一切。心中即便翻腾着一点情愫,也会被自己安置的妥妥帖帖。城市的沉寂让人无奈!人,其实是很孤独的动物,但也惧怕孤独。一个人长时间地生活着,不奢求别的,只是奢求感情上的一点温暖。

花花有时候就会静静地蹲在干洗店的门前,它总是注视着大街上的一切,好像在观察,也好像在沉思。当然,它的特别之处就是只要看到我,总会冒着风险穿越马路,直奔我而来。好像久违的朋友,表现出一贯的热情。它不会言语,但言语之外的一切喜怒哀乐它都能写在可爱的脸上。

我很不放心花花,总会认真地送它回去,还耐心地对它说:“过马路一定要看好,不然有危险!”

它好像听懂了我的劝告,高兴地看着,摇了摇尾巴。我送它到干洗店的门口,看到店内依旧没有人影,就想着离开,可它依旧等着我进去。我不想进去,它有点失落,然后显示出一点生气的样子,然后才闷闷不乐地走了进去。

一天下午,一个同事邀请我参加当地一个二本学院的研讨会,我没有拒绝,就参加了。研讨会也就那样了,按照既定的议程进行着,即便有思想的火花,也不能在那样的场合随便闪现。研讨会结束,就是例行的留下联系方式。

返回的路上,我叫停了出租车,因为我看到一个电影院。已经有时间没有进到那样的场合了。我需要一种调节,需要一种刺激,或者说我更需要一种感情世界的平衡。随便选择了一部就近上演的电影,购票、进场、认真地观看,电影内容不错,是当时较为火热的一部热播大片。我认真地观看,仔细地品味,刺激的场面和惊险的情节,一直扣动着我的心弦。我为片中暴乱带来的灾难而感到惊恐,也为正义终将战胜邪恶充满了自信,最重要的是为祖国的强大而感到由衷的自豪,当五星红旗在叛军所设的关卡顺利通行时,当海军战舰参与救援的时候,我激动的差点从发出了声音。

走出电影院,我没有坐车,而是慢慢地走着回房间。城市不大,只要不偷懒,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依靠步行到达。到了九点左右,大街上几乎没有人在走动,车辆会偶尔间从你的身边呼啸而过。一场降雨结束了,气温又回到了温和的状态。我走着走着就感到生活的某一种静谧和清静。在给妻子和儿子打了一个电话之后,就想着回去看书,让看书把自己拽进梦乡。

还要路过那个干洗店,干洗店的灯依旧亮着,我想象中那位店主一定加班,在忙于自己的工作,或者说已经到了她作画的时候。

是不是进去看看呢?我的内心世界出现了矛盾。一个在劝告我,这么晚了,不应该进去打扰人家,另一个在告诉我,进去看看吧!别的不说,至少你是她的一个客户!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我还是走到了干洗店的门口。猛一看看不见人影,但向里面仔细一看,她在认真地作画,右手握着画笔,左手握着一本书,看来她在临习别人的画作。花花呢?应该能听到我的声音,可就是不见了。我稍作思考,就顿时计上心头,干脆进去看看衣服洗的怎样了,说明天有活动需要着正装。

我推门的响声分散了她的注意力,她看到是我走了进去,就放下手中的一切,慢慢地走了出来。我们随之也就进行了几句简短的交谈。

“这么晚了还没有休息吗?”

“没有,晚上参加一个活动,完了看来一场电影。你画画吗?”

“休息前画画,每天的任务一定要完成。有兴致看电影,还真的不错!”

“真的佩服你,一直能坚持,就会一步步迈向属于自己的成功。一个人闲着无聊,就去看了场电影,最近较为火的那部,叫《战狼》,太精彩了,有时间请你看看!”

“谢谢你的鼓励,看电影嘛!就算了吧!我干这个事情,也不好随便关门。”

“没有关系的,两个小时,应该不会影响什么!”

她没有将话题引到看电影上,而是提及了画画的事情。我们随便交流着技巧的掌握和功力的磨炼。她很信奉一点,那就是一定要苦练内功,而且说,她很敬佩齐白石老先生给自己规定的,每天作画五副。她因为要工作,无法达到那样的数量,她每天只是要作一副,即便很忙,都要完成。

说着,我们就走进了她的绘画工作室,工作室不大,勉强可以摆放一张作画的桌子,桌子的一边堆放着已经完成的画作,一边是各种颜料和作画工具。工作室很温馨,淡淡的墨香和两面墙壁上悬挂着的大幅山水画,让工作室充满了浓浓的艺术味道。

我驻足在一副大篇幅的山水画前,认真地欣赏着。自然,我不会做出更恰当的评价,因为作为一个外行要评价内行,要么会让人感到全是不真实的奉承,要么会说一些让内行不齿的行外话。

与其说是欣赏,不如说是在内心构思该如何对那副她看起来很满意的作品进行一点评价。说实在的,除过能说出一句“篇幅真大”的话之外,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形容那副大篇幅的作品。

“有意境,有味道!”我尽力回避了一个简单的评价,说的稍微高深了一点。

“这样的画,总是不好把控,这幅画是我练习了半年之后唯一感到满意的,挂在这里,就是想时时提醒自己,收放自如,是作画要把握的一个要领,过于任性就没有了味道。你看,留白相对多一点是不是更能给人以想象的空间!”她说的认真,我听得仔细。静静的夜晚,我和她能在艺术的世界交流也是一种幸福。

对于艺术,我实在是一个外行。可艺术就是美,这样想来,我就有了一点自自信。我很能欣赏美的东西,于是我就感到我艺术的潜质仍旧是存在的,只是没有一个适当的机会去启发,一旦启发,会同样绽放出迷人的景象的。

“你还是作画吧!我在这里欣赏欣赏,顺便也对自己一点有益的熏陶。”我认为不应该影响她每天要完成的任务,就说了这么一句。

“也行,那就献丑了!也请你给我指导指导,我这全部是摸着石头过河。”她说完,就提起了画笔,在一个岩石上画一棵苍松。

她认真地画着,我静静地看着。我知道,干艺术和我们搞设计一样,需要清静,需要一个人努力的挖掘自己的潜能,让一切在厚积薄发中达到应有的境界。

她笔法流畅,一点也不生硬,一点也不拘谨,有的地方肆意纵横,好像千军万马在空阔的大漠驰骋,有的地方轻描淡写,好像一个待字闺中的姑娘在认真地绣花。如此看来,她已经是一个颇具实力的画家了,或者说已经是一个很有基础的业余画家了。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她终于完成那部画作。她好像意犹未尽的琢磨着,需要对某些地方修补修补。简单地修补之后,她终于舒缓了一口气。然后抬头笑着说:“有你在身边,总有点不好意思,不过总体还算满意。”

她说完就提款,从提款中我得知她有一个美丽的、和她人一样富有风韵的艺名:梦菊。

“不仅画画的好,字也写的潇洒有功夫!”看到她流畅地写下那些提款的小字,我更加佩服她的功夫了。常说,书画同源,作为女人,能把毛笔字写的那样洒脱自然,处处流露出《圣教序》的痕迹,不能不让我感到惊叹。我曾经迷恋书法,但一直停留在欣赏的阶段,看到王羲之的《圣教序》、《兰亭序》和赵孟頫的《三门记》等,就爱不释手,会一直放在床头,每天晚上细细地品味几页,然后才慢慢地进入梦乡。遗憾的是,自己从未动手临过帖,也从未有过在书法上有点精进和造诣的鸿鹄大志。

“我临过几年的行书,但写的是形像神不像。书画,需要的就是功夫。我甚至不相信天才,我只相信努力,成功的人都是习惯下笨功夫的人,走捷径是行不通的!”她看着自己的话,若有感触地说。

“是啊!但凡成功的人,都是特别能坚持特别能奋斗的人,一辈子干一件事,自始至终持之以恒,最终才能达到人生期待的高地!”

我们深入地交流了一会儿,我感到时间已经不早了,就想转变一个话题结束我们的交谈,就想回去休息。毕竟夜色已浓,大街上几乎没有人影,连车辆也是偶尔才疾驰而过。

怎么没有见到花花!”我不由地问。

“哦,它已经被我妈妈领回去休息了。”她说完就接着告诉我,她的家就在干洗店对面的小区,她每天晚上,忙完之后才回去。她还说,孩子才上幼儿园,她的妈妈替她操办了一切家务,她除过工作,就是画画,她最后还暗示,有机会一定上一个研修班,让自己提到一些提高。

“这幅画可以送给我留个纪念吗?”我离开之前,这样提出。

“这幅有明显的败笔,以后争取作一副好点的,反正有的是时间!”她说完我也表示感谢。

夜色弥漫,街灯朦胧,大街上已经空无一人。外边感觉不到寒冷,而是一种久违的温和和温馨,我提出送她到楼下,她没有拒绝。我们慢慢走着,随便地交谈着。遗憾的是,那段不足一百米的路程实在让人失落,我在心中暗自期待,怎么不会更长一点呢?假如她家距离干洗店超过几公里,我送她或许才能感到送的滋味和情调来,

到了楼下,她很客气地说:“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谢谢你!”

从简单的交流中,我得知她的丈夫常年在外,她一个人留守在家里,干着这个事情,只是让自己不要闲着,有一个堂而皇之的事情干着,另外在绘画的氛围中给自己一点人生的温暖。而我,工作性质就决定了有时候就要来一次长时间的出差,尽管每天都保持了家人的联系,但感情的世界总是感到凄冷和无奈。随便想着,已经走到了宾馆的大厅,打开手机一看,时间已经十一点了,妻子已经连续发了十条信息,都处于未读状态。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sum.com/17843.html